行业动态   涨价   空调  

新一轮涨价大潮再度冲击空调业

2021-02-04 13:46 来源: 制冷快报 

  涨价,再一次拨动空调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心弦。

  进入2021冷年以来,所有的空调企业和商家都未曾预料到,持续一年多的低价格战不是以行业巨头的主动停战,而是因为众多原材料价格的全线上涨“嘎然而止”。就在2020年末,来自空调上游核心零部件压缩机企业美芝、海立、凌达等企业,相继发布了调价通知函,明确将从2021年的第一天开始,上调空调压缩机的供货价格。

  有空调压缩机企业人士告诉家电圈,这一轮的涨价实属迫于无奈,并不是企业借机哄抬物价。一是,空调压缩机的核心材料铜、电工钢、铝、稀土等材料,2020年以来的涨幅最少34%,最多高达67%,对压缩机成本的冲击很大;二是,过去几年受困于空调整机价格战,不断倒逼上游压缩机企业降价,导致很多压缩机的利润也很稀薄。要知道,过去几年全产业链都在降价,压缩机工厂也不能独善其身。

  不过这一轮空调压缩机的调价函,家电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通篇只是解释原因,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涨价幅度。有企业人士告诉家电圈,原因就是面向下游空调整机企业,压缩机企业对每家企业的涨价幅度不一样。比如美的、格力的采购规模大,自然涨幅就相对小。而海信、长虹、扬子等企业的规模小,自然涨价幅度就会多一些。

  正如上述企业所说,“涨价函里没有提涨价的幅度,因为这一轮涨价幅度考量的因素太多了。所以没有办法一视同仁,只能采取一家一个政策的办法了”。这一涨幅不均的现象,在家电圈看来,显然就是空调大企业的话语权进一步提升和增强缩影,让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再次受压。

  不过,一位中小空调企业负责人告诉家电圈,这一轮压缩机的涨价只是2021年空调业新一轮全面涨价的前奏。“这一轮空调压缩机的涨价,传导到空调整机成本的影响,应该在3个点左右。因为压缩机在空调成本的占比很大。不过,这一轮不只是压缩机在涨,空调所需要的钢材、铜,以及塑料粒子,价格都在持续的上涨通道之中”。

  同时,还有空调企业告诉家电圈,“接下来,空调产品不只是大宗原材料的集体性上涨,还有一个重要不可控的因素,那就是人工成本的上涨。其实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用工成本已经上涨了2成左右。进入2020年底和2021年初,更大的挑战在于,春节这种传统文化,以及难以把控的疫情波动,用工荒问题已经是很严峻的考验。到时候很可能出现,工资涨了都招不到人”。

  由此,这也决定从2021年开始,一轮从核心部件到所有大宗材料,以及到员工工资等全产业链、各环节的运营成本上涨,最终将会再次倒逼整个空调产业的经营成本上涨。在这种情况下,空调供货价、零售价的上涨将是必然的趋势。但是,谁也不敢轻易再采取“赌一把”的态度和策略,备货、囤货、吃货,赌明年的空调涨价。

  这也再次为空调企业在新年度、新环境下的市场经营提出更为现实而残酷的考验:面对持续上涨的材料成本、用工成本,面对相对低迷的消费需求和市场环境,新一轮的市场经营工作又应该怎么破局?一切的问题,或许只能靠空调企业们在市场上,结合自己的能力和资源,才能找到答案和出路。但是,在家电圈看来,有两个不变的定律:

  一是,市场永远是动态变化的,谁也没有办法预料明天,唯一能做的就是夯实自己的内功和基础。但是,千万不能再抱着“赌一把”、“博一场”的投机心态来操作空调市场的经营了。因为不管空调是否还会继续上演“大小年”的周期性规律,也不管空调的原材料“继续上涨还是全面回落”,一线市场节奏的多变是肯定的,同样消费需求的多变也是肯定的,必须要做好相应的产品、营销和推广的储备,适当的库存备货和健康的资金链,以及可靠的上游供应链,才是三大基础工作。

  二是,空调早就进入巨头时代了,未来还将是寡头时代。过去,格力美的海尔三家企业,集中于中高端市场的竞争,所以为很多的中小品牌,尤其是投机性杂牌提供相对宽松的空间。但从今年开始,不再只是三家企业的竞争,而是三个平台上十多个品牌的竞争,覆盖高、中、低端全线市场,不给任何中小企业甚至杂牌投机留空间了。这样一来,所有的空调企业都被推到巨头的面前,如何与他们较量?没有一点功夫和实力,只能是“坐山观虎斗”无还击之力。